曹雪一家三口用爱陪伴“来自星星的孩子”(2图)

发布时间:2019-11-09 00:04 | 来源:辽宁日报 2019年11月06日 12版 | 查看:46次

? ?曹雪(右一)和丈夫带着妈妈、婆婆、儿子出游时的合影。(采访对象提供)

? ?在沙盘游戏中,曹雪在和孩子们沟通交流。 ?本报记者 ?王荣琦 ?摄

本报记者 ? 王荣琦

核心

提示

曹雪是大连格致新校初中部的思想政治课教师,也是东北地区思想政治课优秀教师。她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小家,丈夫、儿子、妈妈、婆婆和她生活在一起,五口之家每天充满欢声笑语。工作之余,曹雪把爱心播撒到公益事业中。从2014年起,她开始关爱孤独症孩子,并为孤独症患者家庭提供心理咨询。在她的影响下,她的丈夫、儿子也都参与到这项公益事业中,一家人用实际行动诠释爱与奉献。

“曹雪妈妈,我们这次去桂林坐船游了漓江,还去了阳朔古镇,看了《印象刘三姐》演出,这些都是让我开心、难忘的事,我玩得可高兴了!”11月2日,在大连爱纳孤独症障碍者综合服务中心的“幸福驿站”,曹雪正在给刚从广西桂林旅游回来的5个孤独症孩子做团体沙盘心理游戏,游戏的主题是“旅行见闻”,孩子们选好沙具后,兴奋地述说着自己的旅途感受。

五口之家温馨幸福

曹雪出生在沈阳,她的丈夫马勇家在大连,两人在大学时代相识相恋。1994年大学毕业后,曹雪选择到沈阳市辽中县(今辽中区)的一所乡村中学支教,马勇则回到大连。1996年,二人步入婚姻殿堂,1999年,他们的儿子出生。在乡村中学支教的6年间,马勇给予曹雪很大支持。2000年10月,曹雪调到大连工作,一家三口得以团聚。

2002年,曹雪的公公因患脑血栓瘫痪在床,婆婆也因病长期住在医院,她的生活进入极度忙碌状态。她每天上午忙完学校工作,中午急忙赶回家给公公喂饭,然后再赶去医院给婆婆送饭。马勇则负责夜间到医院陪护母亲。那段日子对他们来说是最难的,有时忙得顾不上吃一口饭。

2009年,曹雪的公公去世,曹雪把年迈的婆婆接到家里一起住。可婆婆有个“爱好”,就是捡破烂儿。小到一个空塑料瓶,大到纸盒箱、废旧家电,只要能搬动的,婆婆都爱往家搬。慢慢地,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堆得满满的。一开始,曹雪非常不适应,告诉婆婆不要捡破烂儿了,老人闹起脾气,有时不吃饭,也不和她说话。曹雪心想:“老人这么大年纪了,就顺着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慢慢地,婆媳关系越来越融洽,老人也不再执着地捡破烂儿了。

为了帮曹雪照顾当时正在上小学的外孙,曹雪妈妈从沈阳来到大连和他们一起住。就这样,婆婆、妈妈共处一室,朝夕相处。曹雪妈妈喜欢收拾家、做饭、洗衣服,婆婆喜欢外出,负责采买。每到周末,马勇就开车带着一家人去郊游,赏花、看海、吃大餐,一路欢声笑语。曹雪和马勇姐姐更是相处得情同亲姐妹,无话不谈。每年大姑姐都要回大连探亲,赶上过春节,会在曹雪家里住上一周。

家庭生活中,曹雪是强力胶、黏合剂,一家人之间相互尊重,理解信任。每次看到儿子将水果端到奶奶、姥姥面前,陪着两位老人看喜欢的电视节目,曹雪内心都感到十分欣慰。

通过沙盘游戏帮助孤独症患者

曹雪是大连格致新校初中部的思想政治课教师。作为一名思想政治课教师,要达到教书育人的目的,离不开心理学、教育学理论的研究与运用。为此,曹雪多年来一直专注这方面的研究,先后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资格。从2008年开始,她走出校园参加社会公益活动,运用所学知识帮助他人,比如为中高考学生进行考前减压、开展幸福家庭指导等。

在参加公益活动时,曹雪偶然结识了大学教师张嫚,并得知她的孩子患有孤独症。张嫚告诉她,患了孤独症的孩子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因为张嫚,曹雪开始接触越来越多的孤独症患儿家庭,很多家长苦于找不到与孩子沟通的方法而心力交瘁。

“为何不用我所学的专业心理学知识尝试一下,看看能否为这些特殊孩子及其家庭带来变化?”曹雪经常这样问自己。

2014年,当张嫚和其他两个孤独症孩子的妈妈决定创办大连爱纳孤独症障碍者综合服务中心时,曹雪接受张嫚的邀请,成为“爱纳”大家庭中的一名志愿者。

在与孤独症孩子接触中,曹雪发现沙盘心理游戏可以锻炼孩子的想象力和语言表达能力,能让他们的注意力更加集中,情绪更加稳定。

一开始,对于沙盘心理游戏,孤独症孩子的家长不懂,孩子更不懂,只是孩子们都很好奇架子上的各种小玩具:飞机、房子、绿树、汽车……拿在手里安静地摆弄着,有时能组成一个个场景。这时,曹雪就像朋友一样陪伴着,并不时提出一些问题,有说有笑地和孩子们聊着沙盘里的故事。

曹雪告诉身边的家长们,沙盘心理游戏是目前国际上流行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游戏中,孩子们从玩具架上自由挑选玩具,然后在盛有细沙的特制箱子里自由摆放,制作出一个场景,进行自我表现,语言表达。“对于孤独症孩子来说,突出的障碍是缺乏情感和与人沟通的能力,不能理解他人的语言和非语言的信号。如果经常做沙盘游戏,他们的想象力会逐渐增强,动手能力日渐长进,语言能力也会逐步提高。”曹雪这样总结做沙盘游戏的意义。

ag444.app曹雪说,陪伴孤独症孩子做沙盘游戏需要极大的耐心,首先,让这些孩子安静地坐下来都很难,他们看到沙子就会到处扬,在房间里到处跑;其次,多数孩子接受能力差,缺乏在沙盘中构造场景的想象能力,不能把不同的玩具联系起来考虑。近两年,曹雪尝试将年龄、身体状况相近的孩子组织到一起做团体沙盘游戏,并独创了“帅哥”团沙盘游戏。这个游戏每次让六七个孩子参加,重点锻炼那些不善言辞的孩子张开嘴,试着进行语言表达。如今,福楠、大爽、熙泽等多个孩子已经能轻松地向别人介绍自己,而且在活动中能主动表达自己的想法。尽管他们的表达与健康的孩子相比太过幼稚,但对于默默陪伴他们一路走来的曹雪来说,却是莫大的欣慰。

“爱纳”大家庭中的小家庭

“爱纳”大家庭中的家长和孩子对曹雪一家三口都很熟悉。马勇是一名钢琴调音师,不少孤独症孩子爱弹钢琴,家里的钢琴几乎是由马勇免费调音律。“只要有需要,马师傅都是随叫随到,而且不收我们一分钱,真是过意不去啊!”提到这儿,孤独症孩子家长都非常感激。

“曹雪妈妈,‘小马哥’什么时候来陪我们玩啊?”

孩子们提到的“小马哥”,是曹雪的儿子马雪松,现正在厦门大学读大三,马雪松也是一名“爱纳”大家庭的志愿者。

从马雪松上初中开始,他就跟着妈妈一起做公益:做沙盘记录、培训小志愿者、带孤独症孩子参加演出,每项任务马雪松都做得有声有色。

去年寒假,马雪松以资深志愿者的身份对小志愿者进行培训,共做了4次讲座,引导小志愿者以更专业的服务陪伴孤独症孩子。

“小马哥”有一次难忘的演出经历:他当鼓手,马勇弹电吉他,孤独症孩子门时伟是键盘手,大爽、熙泽和曹雪是歌手,其他孤独症孩子和自己的妈妈上演时装秀。台上,每个人都卖力地演出,台下,300多名观众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次演出,让马雪松和其他志愿者领悟到,可以用自己的特长陪伴特殊孩子,比如弹钢琴、打篮球、踢足球、进行手工制作等,都深受孤独症孩子的喜欢。

在陪伴孤独症孩子的过程中,马雪松学会了包容与接纳,看到“爱纳”大家庭中的家长辛苦陪伴孤独症孩子,他更懂得感恩父母,也感受到孤独症孩子的纯真善良。

补记

责任

为孤独症孩子及其家庭提供帮助,曹雪一直将其视为自己的责任。她在一篇工作日志中写道:“他们是‘来自星星的孩子’,孤独、冷漠、情绪无常,或有语言障碍,或有攻击行为,这些淹没了他们的童心。作为教师和志愿者,用专业知识和爱心走进这些孩子的心灵,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今年6月中旬,曹雪专门为孤独症孩子的父亲设计了一个沙龙活动——观看电影《人生遥控器》,然后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孩子的言行以及如何建立和谐的亲子关系。

曹雪说:“孤独症孩子的父亲承受着更多来自家庭、事业、情感方面的压力,其中一些人采取了逃避方式,比如:疯狂工作、喝酒、昏睡、选择性遗忘甚至离婚,这样做无疑给家庭和孩子带来了更大伤害。”曹雪将观看电影与心理疏导相结合,边看电影边对影片中的情节进行讨论。由于孤独症孩子需要长期照顾,很多家庭都是母亲辞掉工作负责长期陪伴,父亲因此成了家庭的唯一经济支柱,因为工作忙,常常会忽略孩子及妻子的感受。这部影片引起了患儿父亲的共鸣,他们在反省自己行为的同时,也接受了影片传递的信息:生命里什么是最重要的?答案就是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近年来,曹雪一直在研究沙盘游戏介入疗法的应用,并把沙盘游戏拓展到亲子关系、家庭成员关系、员工关系等领域。通过这种方式,为各个群体释放压力,通过团体沙盘游戏提升团队凝聚力、创造力、协作精神和人际交流。

如今,越来越多的孤独症孩子及其家庭已经离不开曹雪,曹雪尽力给这些孩子排好做沙盘游戏的时间表。每次做完游戏,曹雪会把孩子们的一些想法、表现和家长们分享,看到孩子们在慢慢改变、慢慢进步,家长们纷纷给曹雪发来微信留言——

“感谢曹老师陪孩子做沙盘游戏时的用心交流,感谢对我的指导,让我在迷茫时学会换位思考,并和孩子一起渡过难关。”

“孩子虽然不善表达,但心里还是很在意父母的,感谢曹老师的分享。”

曹雪说:“孤独症孩子的家长太不容易了,他们比健康孩子的家长要多付出很多,所以无论多苦多累,我都会陪伴他们一路向前走下去。”?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