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村官”的烈士情节(组图)

发布时间:2019-09-24 21:42 | 来源:中国军网 2018-06-11 21:32 | 查看:1353次

中国军网作者:卜金宝 责任编辑:乔梦?

庄严肃穆的荣河烈士陵园。

(一)

2015年12月16日,一向崇拜军人的樊英俊当“村官”了。他被推举为地处晋陕交界的山西省万荣县荣河镇荣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荣河村,原荣河县城所在地。此城历史悠久,战国至隋称汾阴。唐开元11年,唐玄宗来此祭祀后土,掘得两尊古代宝鼎,改名宝鼎县。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因“荣光幂河”,又改名荣河县。上世纪五十年代与万泉县合并而称万荣县,荣河县遂成为历史。

这里还是一片红色沃土。距村西南10里黄河岸边的庙前渡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1937年8月至10月,朱德、任弼时、贺龙、邓小平、左权等率八路军东渡黄河,由此上岸,挥师北上,进行了震惊中外的平型关战役、奇袭阳明堡等战役战斗,开辟了抗战的全新局面。村里96岁的老人柴养元至今记得当年和荣河县各界群众欢迎队伍的情形:八路军大部队从城外整齐通过,宣传队进城刷写标语,帮助乡亲担水扫院。他们待人热情,说话和气,还为乡亲们演出《霸王别姬》《九一八流亡曲》等文艺节目。贺龙还在荣河县武庙,给抗日武装作了一次激励斗志的动员讲话。乡亲们称赞这是民国以来从未见过的好部队。

樊英俊上任伊始,一群老干部老党员老军人就找到他,呼吁将迁至村东山坡上的烈士陵园迁回。事情的起因是2005年当地搞后土街规划,将村北的烈士陵园迁出,给群众扫墓和祭奠英烈带来不便。

85岁的老干部苏永法拿着用手机拍的照片,含泪告诉樊英俊:你去看看吧?满地荒草,满目荒凉。烈士躺在那里,太孤独了!他当年是儿童团长,亲身经历了解放荣河的战斗。总攻那晚,炮火连天,杀声震天。他看着解放军战士争先报名当突击手,受伤的战士不下火线,牺牲的战士被抬回来,用帽子盖住脸,匆匆就地掩埋。10年来,他不停地奔波呼吁,感动了各级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但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年过七旬的退役军人王志虎,父亲和岳父是荣河县早期地下党员,战争年代出生入死。他于上个世纪60年代在原南京军区服役,有幸聆听开国上将许世友等前辈讲述战争年代的悲壮故事。他说自己心中的英雄就是烈士,人生中的第一课,就是到荣河烈士陵园为英烈扫墓。

75岁的老党员樊晋宝是一位“荣河通”,对当地的历史文化、风土民情了如指掌。他说:解放荣河战斗中担任主攻的是一代名将周希汉麾下4纵10旅30团。那场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大都是十七八岁的外地人,我们荣河人不能忘了人家啊!

老军人关建忠、薛德朱,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幸福。“饮水思源”。到了晚年,他们心里的牵挂就是烈士。看到烈士陵园迁走了,每逢清明节,人们纷纷给逝去的亲人扫墓。谁给烈士扫墓啊?他们告诉樊英俊,看到烈士陵园迁走,烈士无人问津,茶饭不思。

2016年9月30日,荣河的乡亲们冒雨祭奠英烈。

(二)

樊英俊,魁梧的身材,宽阔的脸庞,淳朴,直爽,浑身充满军人气质。话不多,但踏实。

自打记事时起,樊英俊年年与同学同伴到村北边的烈士陵园为烈士扫墓,聆听村里的老八路讲述英烈解放荣河的悲壮故事。他心中的偶像是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他做梦都想成为一名军人,报效国家。只因身体原因,梦未成真。后来,烈士陵园被迁走,他心里总觉得堵得慌:移到那么远的地方,路窄坡陡,清明节扫墓的人会越来越少。久而久之,不就把烈士忘了吗?

现在,他成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老干部找他,老党员找他,老军人找他,群众找他,要求迁回烈士遗骨,让他们“回家”。是啊!发展经济,搞乡村规划不能忘了烈士啊!他马不停蹄,多方奔走,到镇里、县里、市里,向有关领导和机关反映乡亲们的诉求,反映人们对烈士的深厚感情,代表全村的父老乡亲立下军令状:由村里重建烈士陵园,迎烈士回家。

“办好烈士的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我们今天过上了好日子,是烈士的生命换来的”;

“这是善事,既告慰先烈,也教育后人”。

樊英俊代表村民奔走呼吁,赢得各级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的鼎力支持。

说干就干。2016年2月26日破土动工,至9月2日完工,樊英俊和村党支部一班人蹲在工地,加班在工地,汗水洒在工地,许多村民义务到工地参加劳动。全村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历时半年,建成包括陵园路、广场,展览馆、中央大道、四季花台、寓意1947年荣河解放的19.47米高的纪念碑等设施的开放型、花园式烈士陵园。

陵园建成后,荣河镇政府举行浓重的迁葬仪式,迁回32位烈士遗骨。此外,还迁回14位荣河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其他时期牺牲的烈士遗骨。

沐浴着改革的春风,荣河村的发展一年一个大台阶,走出去的荣河人彻底甩掉了贫困的帽子。他们感谢党的好政策,感恩牺牲的革命先烈。他们视烈士陵园为圣地,常来到这里凭吊、沉思。

如今,这里已成为万荣县和运城市红色教育的一个亮点。每逢清明和重要纪念日,更是成为当地无可替代的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课堂。

2017年清明节,荣河镇各界群众祭奠烈士。

(三)

70年了,始终未见英烈的家人来荣河烈士陵园祭扫。

原来,1952年,荣河县政府将32位暂时无人认领的烈士入棺,迁至建于荣河县城北郊的烈士陵园,并将坟位图及烈士姓名籍贯、原部队番号等资料留存县民政局。后荣河县与万泉县合并,相关资料留存荣河镇政府。这些档案资料在“文革”中流失,32位烈士成为无名烈士。

每次站在烈士坟前,樊英俊总在想,他们为了荣河解放,那么年轻就牺牲了,至今不知家在何方?心里真不是滋味。我们何不借陵园重建之际,寻找烈士的亲人?

老党员樊晋宝心里也一直牵挂着烈士的亲人。多年来,他多方打听,有了不少线索。陵园重建工程竣工后,在老干部苏永法的倡导下,他和老军人薛德珠、关键中、王志虎、樊进全等商议,组成志愿小组,自费寻找烈士亲人。樊英俊获悉后,代表村党支部对老同志的义举表示全力支持。

从2017年9月开始,至2018年5月,志愿小组辗转长治、曲沃、翼城、侯马、阳城、沁水、晋城、高平、陵川、泽州等10个县市,深入乡村进行访查,找到多位在解放荣河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的亲人。

第一站,志愿小组如愿以偿。在沁水县郑村镇轩底村,他们见到烈士车锁会的女儿车粉叶。这么多年了,车粉叶只知道爸爸随大军在晋南作战中牺牲,但不知血洒何处,魂归何方?每逢清明节,她只能跪向西方,祭奠逝去的父亲。

5月4日,志愿小组在晋城市城区黎川镇黎川村见到李四台烈士的侄子李江鱼。他于1951年生,是清店电厂退休职工。他说:伯父李四台在家中排行老大,1946年入伍,有消息说他在解放荣河战斗中牺牲了。传到奶奶那里,成了在解放运城时牺牲了。奶奶遂领着两个儿子,携带干粮,一路步行到运城,边哭边寻找,未果。这也成了她临终前一个未了的心事。得知大伯安葬在荣河烈士陵园,李江鱼满眼是泪。他给志愿小组留言:奶奶,我大伯的遗骨进了荣河烈士陵园,您可以放心了。我找机会到那里去看他去,给他敬一炷香,敬一杯酒。

2018年5月14日,樊英俊(左一)悄悄拿出一叠人民币,要给烈士的女儿。一个坚持要给,一个坚持不收。

5月14日上午,烈士苗雷旺的女儿苗毓荣带领全家从沁水县来到荣河烈士陵园。她对天长叹:爸爸!我们看你来了!70年了,我们只知道你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但不知道你牺牲在哪里?今天,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站在一旁的樊英俊热泪横流,拿出一沓人民币要送给烈士的女儿,苗毓荣说什么也不肯收。樊英俊深情地说:你拿上吧!我们荣河人的一点心意。我们荣河人永远忘不了他们。

樊英俊已经在新修建的荣河烈士陵园接待了10多位由志愿小组寻找到的烈士亲人。看到他们历尽沧桑的脸庞,听到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位硬汉子都忍不住潸然泪下。此时,他觉得,这个烈士陵园已经成为他和荣河村父老乡亲们守望的一座精神家园。

(摄影:王国鹏、玉良、冯世午等)

2018年4月21日,运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志峰来到荣河烈士陵园祭奠英烈,老干部苏永法给他介绍当年解放荣河的战斗经过。

樊英俊(左三)与荣河镇党委书记徐晓凯(左四)、镇长董凯(右一)、老党员樊晋宝(左一)、作者(左二)在烈士陵园。

2018年5月4日,志愿小组成员薛德朱(右二)与作者(左二)在晋城市城区黎川镇黎川村访李四台烈士的侄子李江鱼。

2016年5月12日,志愿小组成员在烈士陵园展览馆前合影留念。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